自由倒计时

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

抱歉。我真的在md待不下去。
文也不会更了。安利也不会了。
我很喜欢江澄。
但并不是踩着支持抄袭的底线去喜欢。

【邦信】长发公主

(邦信童话系列)
(改编自童话故事及迪士尼电影长发公主)
(ooc慎食)
(这是一个巫婆张良公主韩信和通缉犯刘邦的故事(bushi。

_
有一天,张良捡了一个小孩。
张良是森林里的巫师,住在一座高塔里,平时接些帮森林里的邻居们预言遛狗的活计糊口。每周一雷打不动去王城的集市上买好一周的伙食,有时候会顺路摘点野菜拿去卖。
一个普通的周一,张良带上菜篮子准备去买菜。
集市上有一群人聚在一个死胡同口议论纷纷,张良走过去想凑凑热闹,然后就被一个经常买他野菜的老大娘扯住袖子。
“小张啊,你看这孩子真是可怜哦——”
她指指不远处的一个篮子,张良看见那里面似乎是放着一个甜甜睡着的孩子。
“大娘,这孩子……?”
“哎,不知道是哪个造了孽的哟,今天一大早就在这了,也不怕良心过不去哟——这么点大的孩子,哎——”
张良看那孩子眼熟的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见过。
“还是赤发的呢,这要是领养了被发现可是要砍头的啊。”
“砍头?”
“是啊,小张你平时住在森林里不知道,赤发那可是皇族大富大贵的象征,如果是生出的儿子是赤发,孩子封王,全家都会受到皇室的尊敬,但要是捡来的……”
老大娘叽叽喳喳地说了些琐碎的,尖嗓子让张良听的不适应。
“会被当做反皇室而被通缉?”
“是啊。”
老大娘叹了口气,终于还是离去了。
人群渐渐散去,临近午时,皇家士兵差不多该开始巡逻了,若是发现了这个孩子,一定会抱回王宫。既然能解决这个问题,那谁都不想去惹个什么祸害。
巡逻兵的哨声近了,闹事开始安静下来,张良仍站在墙角,定定地看着那个熟睡的孩子。
他的脑子里萌发出一个奇怪的想法,他没有意识到地,抱起那个孩子,放到自己的菜篮子里。几乎是同时的,巡逻兵的脚步声停在巷口。
“谁在那?”
张良背对着他们,金色的言灵之力在脚下悄悄蔓延。
_
几个月大的王子失踪,王国陷入恐慌。
_
有时候韩信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无聊的小孩,无聊到想出门都会被言灵之力打回来。
他没什么特别的爱好,也没什么时间去干除了张良安排的事外的别的事。一直到十八岁前,他都觉得自己是个很乖的小孩。比如张良让他读书,他读不下去,但还是会坐在床上捧着本看不懂的书看好久;张良让他梳好自己十几米疯长的赤发,他再烦也会哼着不知道哪听来的歌一点点理顺了再把它们放好。他没有朋友,只有张良。
“张良,为什么你不老啊?”十岁生日的时候,他趴在桌上看张良在旁边帮他点上十根蜡烛。烛光跳跃在张良好看的侧脸上,看的他有点出神。
“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言灵之力的关系吧。”张良点上最后一根蜡烛,然后看向韩信,“好了,许愿。”
“生日歌呢!我要听你给我唱生日歌!”韩信依然趴在桌子上,嘟着嘴抗议。“以前都没唱过!”
“你从哪听来的……”
“书上看的。”
“???”张良看见烛光里映着的韩信的脸,不情愿地咬咬下唇,然后深吸一口气,“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这大概是韩信第一次听张良唱歌,稚嫩的脸上满是惊喜:“哇张良你唱歌了!”
说着他从桌上蹦起来,绕过去一把挂在张良的脖子上对着他的脸颊就是一口亲。
“张良以后也要唱歌吗?”
“……好。”
最受不了韩信这种无意识的撒娇,于是张良别过头去,试图掩盖住他泛红的脸。
然而瞳孔却骤然缩小。
如果能重来,他绝对不会再扭头了。
他看见窗外远处王城上空漫天的孔明灯,像满天的星星,映红了整片天空。平静的湖面像镜子,倒映出满世界的飘扬的灯。
韩信也看到了。
“哇——那是什么!是星星吗!”小孩子笨拙地跳下张良的膝盖,兴高采烈地趴在窗口,张良看见他眸子里闪着光。
他不可能猜不到这是什么。只是因为自己一瞬的冲动,事已至此,韩信没有办法再回去了。
“张良张良,你带我去看好不好?”
“韩信,那个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你看,待会就没有了。”他抱起韩信,拉上厚厚的窗帘。
“哎——”韩信挣扎了一会后又被言灵糊了一脸,只得憋屈地窝在张良怀里,“那边是城市吧?为什么张良不带我去看啊?”
韩信见张良不吭声,又开口。
“张良张良带我去玩嘛——又不用多久,我就玩一天,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嘛。”
“韩信!”
“啊?”
“城市很危险的,你根本保护不了自己。”张良的表情冷了下来,“你答应我,不要再去想那边的城市,乖乖留在家里,知道了吗。”
见惯了张良温和笑容的韩信哪里经得住他这么一吓,顿时安静下来愣愣地点头。
“韩信,外面很危险,不要再去想了。”
“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_
刘邦因为偷王冠被通缉了。
他很烦躁,不仅仅是因为被队友和士兵一起追杀,而且通缉画像上把他画的太丑了。
所以这都不是他误打误撞进入森林的理由。
他只能感叹项羽的乌骓太猛了,然后把他逼到这样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地方。
高塔耸立,有年代的砖瓦上爬满了青苔。绕了一圈后他开始怀疑这里有没有人居住,因为最底层没有门,连隐藏门他都没找到。
“嗨——有人吗——”
刘邦尝试着吼了一嗓子,然后听见乌骓的马蹄声。
笑容凝固在脸上。刘邦把装着王冠的背包背好,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找准了砖瓦之间的缝隙就插进去,脚四处扑腾寻找总算能勉强爬上石墙。高塔的主体部分离他越来越近,乌骓的马蹄声也小多了,刘邦终于松了口气。
当然,他全然不知此刻高塔里听见动静的韩信正在翻箱倒柜找能自卫的东西。
张良前几天为了个委托走了趟远门,似乎是忘记了布言灵,一时半会联系不到也回不来。然而被张良糊了十八年言灵的韩信,对魔法却是一窍不通的。
窗户被吱呀地推开,刘邦狼狈地摔进屋里,背包被甩到一旁一堆红色的东西上,刘邦顺着看过去,然后看见一个拿着平底锅一副要拼命的样子的赤发女孩子。
大概是女孩子。刘邦伸头看着他四处蔓延延伸到暗处的长发和精致得让人惊叹的面容,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那个,你好?”不管怎样,打个招呼好了。“我……这是哪?”
韩信冷冷地直视着这个不速之客,攥紧平底锅。刚刚差点就挥出去了。
“你……你是谁啊?”
“哇你的头发怎么这么长啊多久没剪了……这怎么洗头啊……”
“你怎么不说话?……哎哎哎别激动啊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被人追杀过来的!”
韩信的平底锅还是挥出去了,显然的,这家伙太吵了。
距离张良回来的日子还有一两天,韩信决定迟早要把这不速之客在张良回来之前丢到塔下,算是除去祸害,也可以向张良证明自己其实不是那么弱小的。
“铛”的一声后刘邦倒在地板上。韩信用的力没多大,他也仅仅晕了过去。
“哎,我把你丢下去了啊。”他看见被自己敲晕在地板上的刘邦,心里未免有些愧疚。终于还是不忍让他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丢下去,于是耐心地盘腿坐在他旁边,不断拍拍他的脸颊。虽然没有用。
不知道刘邦是不是太累了,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大半夜。韩信把他半拖半拉地扯到自己房间,赤发围绕了一圈又一圈,才勉强捆了个结实。后来索性不去管他,自己直接爬上床睡去了。
所以当刘邦醒过来,看见自己被一堆红色的东西捆得结结实实,又看到被砸晕之前看到的小美人正躺在自己旁边睡觉的时候,笑容凝固在脸上。
所以,我这是做了什么。
tbc.